•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公告

【技巧】终极进阶上帝视角之通过数据的角度分析扑克的运作方法

时间:2018-10-16 18:22:20  作者:admin  来源:  浏览:60  评论:0
内容摘要:现在我们深入探讨一下扑克究竟是如何运作的。你在扑克牌局中唯一的工作就是找到每种可能行动的所有排列的AΣV,然后做出AΣV最高的决策。当谈到扑克时,这句话也是常见术语”最佳决策“的解释。当然,对此你可能听说一段时间了;当你打扑克时,可能已经这么做了,但是可能还没做出过这种量化。为了......
【技巧】终极进阶上帝视角之通过数据的角度分析扑克的运作方法
       现在我们深入探讨一下扑克究竟是如何运作的。你在扑克牌局中唯一的工作就是找到每种可能行动的所有排列的AΣV,然后做出AΣV最高的决策。当谈到扑克时,这句话也是常见术语”最佳决策“的解释。当然,对此你可能听说一段时间了;当你打扑克时,可能已经这么做了,但是可能还没做出过这种量化。为了更好地打扑克,我们应该花一点时间研究这个概念,学习如何把它应用到牌桌的决策上。

       从是否用一手牌开池这个最初决策开始,你就在努力设想这手牌所有的可能的打法,你脑中想着的因素包括谁会对你3bet以及他3bet的范围,哪种公共牌面对你有利以及你可以在哪种河牌做有利可图的诈唬。随着牌局的进行,你会大幅度减少公共牌可能出现的方式以及对手可能持有手牌这两种可能排列的数目。到一手牌结束后,你就知道拿着特定手牌面对对手一个范围的牌时,是如何按照一个排列进行牌局的。

       假设薛定谔的猫依然被困在箱子里。在扑克中,我们无法通过直接的观察判断猫是死是活,或对手是否诈唬(抓过他们的牌翻开看)。我们只能通过周围的环境得到线索,从而更相信其中一个方面。在一局牌的过程中,你的工作是搜集所有呈现出的信息,进行有效整理,然后在需要做出决策时立刻回忆起来。搞清楚哪些信息更重要,以及哪些信息更适合这种情况是极其重要的,虽然任何培训课程或培训视频都没专门说过这一点。

       即使手牌已经亮出来了,你也应该从范围的角度(而不是一手特定的牌)思考每种排列,因为是范围决定你的行动,而不是他们实际上的牌;他们实际上的手牌只能证明你对他们的范围分析是正确的。当然,你还要使用他们手牌的信息来调整将来对他们手牌的预测,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下次他们会用同种方式打同一手牌。增加了一种独特排列的额外信息后,你可以填满碎片,知道如何更好地打将来的手牌。问题是,一手牌的打法成千上亿,从没有人打完,或对所有打法进行过正确的分类。所以,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必须给类似的手牌分类,并且思考总是发生的类似情况。你对于各种情况联系得越好,越快根据以前的情况回忆起最好的行动过程,就能把扑克打得越好。

       当你从一手牌一开始的决策或开始数据思考到它全部的打法时,我认为这时为什么你对抗差玩家时可以打更多牌就很明显了。差玩家会犯更多错误,让原本没那么有价值的牌有了更多价值。在一局牌的过程中,你可以继续利用所有一系列的错误,让手牌原本的赢率变得没那么重要。在所有可能牌面的数目中,+EV决策的机会超级高,即便对抗跟注范围的原本赢率很低。

       另外,有一点不太明显的是,好打法之所以是好打法,是因为在你做出最初的决策后,人们会改变他们的范围。例如,假设你想拿着A♠K♠在J-T♠-7♠翻牌对三位玩家持续下注。你估计得不到足够的弃牌,让最初的下注有利可图,但是你还知道,在翻牌击中一对以上牌的人会对你加注,只击中一对的玩家只会跟注两条街的下注。所以,在翻牌圈下注后,如果被跟注的话,你可以在转牌和河牌做有利可图的诈唬。不过翻牌圈下注本身其实不是+EV的。

       “||”代表绝对价值:

       XP+(1-X)(WH-LV)=-EV
       但是<ΣznEVA>>|XP+(1-X)(WH-LV)|

       如果计算时使用弃牌赢率公式的话,下注是-EV的,但是如果把所有未来的街的行动价值加起来权衡,整体上其实变成了+EV的。

       所以,看似-EV的打法实际上是+AΣV,因此是值得做的。这在下面的情况下尤其如此:你在转牌或河牌中了强牌并且得到了支付,牌面有很多惊悚牌,或对手分析你在将来街的范围比实际上更强时。这基本上是潜在赔率的概念,不过理解更全面一些,因为我之前说过,潜在赔率不太靠谱。

       在一手牌期间,你应该不断分解对手的手牌范围,了解他范围内每个部分会怎么做(下注/跟注/过牌/弃牌)。每个发生的行动都能缩小范围,帮助你更清楚了解什么打法最好。你应该总是从更宽的范围缩小到更窄的范围。有时也有例外或意外,当你发现你排除在对手范围之外的牌实际在他范围之内时,意外就发生了。这种事情发生的次数越少,你做的决策就越准确,所以对对手的范围保持开放的态度很重要,增加一点不确定才做出正确的估计。

       枚举法并不一定要像刚听到时那么复杂。“潜在赔率”的概念是对对手范围和习惯的一种直觉。例如,“当我完成同花时,他们会支付我二分之一的底池。”这个思考过程。这是对一种手牌范围和策略的一种读牌,或猜测,能有效减少可能发生后果的可能性,因此让手牌更容易打。当你继续打一手牌时,应该至少对之前做好的街的决策计划做一次改变。当然,实际上,你无法为具体的转牌做出完美的计划,或者对手可能在河牌做小的领先下注,但是对将来街可能出现的场景,你会有一种通用的感觉。你为此计划越多,打得就越好。

相关评论